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游戏·竞技 > 网游大相师

第六百九十一章 谢礼先不急    文 / 我知鱼之乐 更新时间: 2019-09-11 18:35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左旸果断当做没听到,冲巴特尔可汗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一笑,便随乌日娜一同出了王庭办正事去了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在古墓派掌门龙妤幽和念萝坝尊主水寒秋那里留了种,现在还不知道这两个种的事回头要怎么向曦池宫主交代呢,再在西域也留个种,真心活的不耐烦了么?

    而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巴特尔可汗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道:“乌日娜,父王看得出来你对他颇为欣赏,父王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,只要今晚你能让他在你这里留下了一粒种子,就算他不肯做鞑靼人的国师,从此也会真心为鞑靼人办事。”

    如此一行三人来到门外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乌日娜才忍不住扭过头来问道:“刚才我父王偷偷与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瞎掰可是左旸的强项,他完全可以做到张口既来。

    结果不待他开始胡言乱语,旁边的李涵秋便将话茬接了过去,冷笑了一声说道:“你父王怂恿他今晚与你同房,最好让你怀上他的种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功力境界高到了一定程度,听力也要比常人好上不少,刚才巴特尔可汗的话,她可是一字不落的全部听到了。

    但听到归听到,非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,就有那么点落井下石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果然,听这话乌日娜当即羞红了脸,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,那姿态就像是在逃。

    这姑娘平时的作风虽然很是奔放不错,但其实还是处子之身,毕竟也没几个人敢对她这个左公主乱来,而这种事被一个外人当面说出来,还是自己父王亲口说出来的,这自然会让她感到羞愤。

    “我说李女侠,你不说话真的没人那你当哑巴。”

    左旸一边快步跟上,一边斜了李涵秋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好心提醒你,不要忘了你的身份,你们移花宫的规矩我很清楚,你要是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,回头再教你们宫主知道,你怕是便要与我一样被她逐出师门,从此变成移花宫的弃徒了吧?”

    李涵秋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移花宫刑堂的人么,多管闲事!再说,本公子向来洁身自好,如何会做这种为师门所不容的事!”

    左旸真心有点不想理她,这个女人虽然长得不赖,但性子是真的烦人。

    “是么?似你这般无耻的人,就算早已在江湖中撒下了多少种子,依旧能够大言不惭的标榜什么洁身自好!”

    李涵秋嗤鼻冷笑,将杠精本精的本质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然而她哪里知道,这句毫无根据的抬杠之语,却无比精准的命中了左旸的要害,这货当即心头一颤,扔下一句“懒得与你计较”便像乌日娜一样头也不回的“逃”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行三人先是去了一趟鞑靼王都的地牢。

    在地牢最靠里面的一间用铁栅栏围起来的牢房之中,左旸终于见到了“传说”中的边关将军杨骏。

    “乌日娜公主,你若又是来劝降的,便请免开尊口吧!我杨骏便是死,也绝不可能背叛大明,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!”

    见到乌日娜,这个家伙立即将身子背了过去,带动着身上的手镣和脚镣叮当作响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平时乌日娜应该没少前来劝降,当然,除了乌日娜的劝降,鞑靼人应该也用了不少硬的,这点通过他身上那件破破烂烂满是血污的囚服,以及浑身上下无处不在的新旧伤痕便能够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杨将军,我这次不是来劝降的。”

    乌日娜将提前准备好的一套鞑靼人贯穿的特色服装放在杨骏旁边,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时候终于到了么?”

    杨骏这才又转过身来,看到跟在乌日娜后面进来的左旸与李涵秋之后,脸上先是露出一抹诧异之色,随后这抹诧异之色又转化为了鄙夷,显然是将他们当做了投靠鞑靼人的汉奸。

    但最终,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也什么都没有问,只是将手伸入墙角的秸秆之中摸索了片刻,从哪下面拿出一张又脏又皱的草纸来,递到乌日娜面前,用一种十分平静的语气说道,“乌日娜公主,你虽是我的敌人,但却是一个值得信任的鞑靼人,临死之前我想拜托你一件事,若是日后有机会,可否请你将这封信交给如今的雁门关城主‘曹天菱’,我想对她说的话都在这封信里……请你放心,这封信中绝对没有任何有关鞑靼人与汉人之间的战争的事,只是友人之间的临终嘱托,你可以阅读检查再决定是否将此信送出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左旸才终于走上前来,接过话茬说道:“杨将军,你与曹天菱城主真的只是友人关系么?你可知曹天菱城主现在日日在关内‘葬沙’,嘱托每一个出关的人寻找你的消息,期盼着你从西域安然归来?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杨骏终于看向了左旸,那张满是沧桑痕迹的脸上鄙夷之色更重,咬牙骂道,“你背叛自己的民族做了鞑靼人的走狗我管不着,但若是你想以此事来游说我归顺鞑靼人,便请趁早死了这条心吧,我杨骏但求一死,也绝不跪着求生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被这种有气节的人骂,左旸是一点都不生气,他笑了笑也抬起手来伸入怀中,摸出之前曹天菱交给他的那张画像对着杨骏对比了一下,确定面前的人就是杨骏无疑之后,这才将这张画像递到了杨骏面前,说道,“杨将军果然是条汉子,不过大家都忙的很,你写给曹天菱城主的遗书,最好不要麻烦别人了,还是你自己亲自去送吧,顺便把这张画像也交还给曹天菱城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杨骏一脸疑惑的接过画像,那上面画的确实是他,而且通过其中的一些笔触他也能够确定,这画像确实是曹天菱的画的。

    只是唯一令他不解的是,画的背面居然还写了一行字,这字迹就是别人的了——“救人者乃移花宫无缺公子‘铁口直断’,谢礼先不急,入关时再取。”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眼眸小说网(www.yanmou.net) 手机版:www.yanmou.net/wap】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